<table id="h6ge9"></table>
    <track id="h6ge9"></track><rp id="h6ge9"></rp>
      可信組件

      版權所有:泉州市食品行業協會   閩ICP備14011719號  
      地址:泉州市溫陵路148號原糧食局7樓   技術支持:中企動力    泉州

      關注公眾號

      最新熱點

      福建省力誠食品上榜“中國肉類食品安全信用體系建設示范項目”
      喜多多食品:通過影視劇精準植入 直達Z時代的核心用戶
      差異化是消費需求熱點 便利店低線城市下沉優勢凸顯
      預制菜給水產業帶來了什么?
      十四個部門開展內外貿一體化試點 形成可復制推廣經驗和模式

      春茶“用工荒”問題突出 我國茶產業機械化“堵”在哪里?

        入春以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國多地反復出現,今年春茶“用工荒”問題尤為突出,雖然我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已經超過70%,但茶產業遠達不到這一水平,茶產業機械化的“堵點”在哪里?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杭州茶葉研究所紀委書記唐小林:“國人過度追求成品茶特定的外形,這種消費習慣加劇了茶產業機械化的難度。”

      名優茶勞動力成本超八成

        “茶產業在我國仍是勞動力高度密集型行業。”唐小林說。

        茶產業作為近20個產茶省區的特色產業、致富產業、鄉村振興支柱產業,產業形態還是以茶葉初加工(含傳統茶葉初加工和精加工)為主,即以茶樹鮮葉為原料加工成毛茶和以毛茶為原料經篩分揀剔等加工成出口茶等。唐小林說,茶葉加工的重點在初加工,也是形成茶葉品質的基礎和產出經濟效益的關鍵。我國茶葉初加工產品大體可分為名優茶和大宗茶兩大類。近年來,從總產量上看,名優茶和大宗茶幾乎平分秋色,名優茶價值遠高于大宗茶。但近年來,名優茶已逐步呈現增量趨緩的勢頭。

        名優茶主要是以春季幼嫩勻齊的芽葉為原料加工而成,勞動力成本占總生產成本的80%—90%,而鮮葉原料的采摘又占據近70%的勞動力成本。通常要5萬—6萬個嫩芽才能加工成1斤高檔名茶,這就是一些高端名茶的價格逐年上升,且居高不下的原因所在。近10年來,尤其是疫情以來,春季“用工荒”問題在全國各茶區愈加普遍、愈發突出,盡管各地茶區政府為解決“用工荒”問題煞費苦心,但還是有很多茶農或茶企“望茶興嘆”。春茶無法按時采摘,夏秋茶更是只得完全放棄。我國茶葉種植面積460多萬畝,但平均產量和產值卻很低,茶資源嚴重浪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目前,我國茶產業的機械化程度,可以說只是初步機械化。”唐小林說。

        從整個生產順序看,茶產業機械化可劃分為茶園管理、鮮葉采收、初加工、精加工、再加工和深加工等環節。目前,全國茶產業機械化狀況是,茶園管理專用機械領域基本上是空白的,現有耕作、除草、施肥和灌溉設備多是借用農業領域非茶類作物用的管理機械;鮮葉采收,僅有往復切割式采茶機較廣泛地應用于大宗茶生產中,名優茶采茶機尚在研究實驗中,產業化尚需時日。初精加工基本實現了機械化,即除少數外形要求很特殊的茶葉(如碧螺春)外,都基本實現了機械化,但成套化、標準化程度仍很低。再加工(主要指花茶窨制、黑茶壓制)等階段只是部分實現了機械化。深加工,如速溶茶加工、茶葉內容成分的濃縮、提取等專用設備基本上是借用食品、化工、醫藥領域的專用設備。

      形態要求加劇機械化難度

        “‘用工荒’問題背后還有深層原因。”唐小林說,“國人過度追求成品茶特定的外形,這種消費習慣加劇了茶產業機械化的難度。”

        唐小林分析說,國人在漫長的歷史中形成了過于講究茶品質的消費特點,且都要求是用勻齊幼嫩完整芽葉精制而成,在很大程度上把茶葉視為一種“工藝品”。我國歷史上創制了眾多的傳統名茶,形成了推崇茶葉外形和個性品質的獨特茶文化,即講究茶葉色香味形。歷史名茶及新創制名優茶,都是在優越的生產環境、特定的茶樹品種、精湛的加工工藝等條件下形成的,本應屬于稀缺高端產品。但現在采用勻齊幼嫩完整芽葉作為茶青,幾乎成為從名優茶到大宗茶所有品類都遵循的標準、追求的產品形態。

        唐小林表示,當前還沒有合適的機械能采摘勻齊幼嫩完整的茶樹芽葉,至少在現在的科技條件下難以產業化?,F有的成熟采茶機械主要適用大宗茶鮮葉原料的采摘,而這個特點與我國現行茶葉產品結構、標準體系、加工技術、加工裝備等是不匹配的。由此看來,行業發展還缺乏前瞻性頂層設計。

      需建立新的品質評價標準

        “茶產業要徹底擺脫‘用工荒’問題,就必須改變和調整固有的產品品質觀念,讓茶葉回歸其作為普通有益健康的飲料屬性。”唐小林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從科學的視角看,人們飲茶是因為茶葉中含有豐富的有益健康的化學成分和營養物質,水浸出物質的多少決定了茶葉飲用價值的高低。六大茶類中無論是哪一類,其水浸出物質的多少并非與嫩度呈直線正相關;相反,有時鮮葉芽頭過嫩,尚未發育完善,其內含物質并不高,茶葉內含物質的多少與其外形無關。唐小林說,所以要建立一套不同于現有名優茶品質評價的優質茶評價標準體系,以水浸出物含量為基礎,以內質如滋味、香氣、色澤為重心,淡化茶葉外形。

        唐小林進一步解釋說,品質評價標準是產品結構調整的指揮棒。只有逐漸建立起我國主流茶產品的優質茶現代加工模式,即建立機械化采摘、簡潔化工藝、模塊化裝備、自動化加工,更加注重內在品質的現代加工新模式,讓茶產業快速有序有效地擺脫小農作坊式加工模式,才能最終從根本上解決中國茶產業的機械化、工業化、標準化問題。這些問題解決了,“用工荒”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那么,怎樣推進產品結構調整呢?唐小林說,產品結構調整,既要兼顧個性化,又要兼顧規?;?。個性化就是仍應保留部分既有市場又有效益的優秀名茶,讓一些歷史名茶得以傳承。

        同時,行業輿論、產業政策要注重引導,做好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和戰略性布局,科研院所加強新產品、新工藝、新技術、新裝備研發,最終構建起全新的茶產業標準體系。

        以日本為例,20世紀70年代,日本茶葉機械化采摘基本得到普及;20世紀90年代初期,日本對6個主要產茶縣的統計調查顯示,春茶機采率80%以上,夏茶機采率90%以上。日本茶產業的發展模式表明,不以外形作為評判茶葉品質因素,只注重茶葉的內在品質,更有利于推動采茶全部機械化、加工工藝及裝備全部標準化。

        “中國茶產業是能夠像其他農作物一樣推廣機械化的。”對此,唐小林給出了三點建議:一是要在做好頂層設計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地分類開展機械化;二是可以采取類似農機補貼的政策,但要以成套機械及優質、創新機械為主;三是茶產業的小散弱是根本制約因素,但對不同規模企業要區別對待,大者求規模,以質量效益為目標,是行業的主流,逐步按照“四化”(規?;?、集約化、標準化、數字化)要求,做大做強龍頭企業,小者求個性,做到小而精、小而特,以滿足市場小眾、高端消費群體。

      亚洲黄色网 26uuu青青视频 免费A片网址 黄色视频无码 操人网站 综合五月丁香

      <table id="h6ge9"></table>
        <track id="h6ge9"></track><rp id="h6ge9"></rp>